彭德怀在朝战犯的最严重错误 自损十万将士

2015-08-17 22:57:25 华声在线 分享
参与

 

  多亏了63军和15军的坚决阻击,才使战局逐渐稳定下来。63军刚刚乘胜撤过北汉江,就接到了彭德怀的严令:“就是把63军打光,也要再坚守铁原15~20天!”15军也整整顶了10天,以1,200人的伤亡代价毙伤敌军5,700人,还打掉了4架敌机,成为少数几个在五次战役中得大于失的野战军。后来,彭德怀极为罕见地给15军发来了感情色彩浓厚的电报:“秦基伟,我十分感谢你们!彭德怀。”

   1951年4月21日,在发现中国大批援军入朝后,李奇微终于停止了向北推进。中朝军队基本撤至三八线以北,惨烈的抗美援朝第四次战役宣告结束。这次战役打了87天,李奇微以伤亡78,000人的代价,向北推进了100余公里,他不得不沮丧地承认:“主要目的在于俘虏和消灭敌军有生力量,缴获摧毁其武器装备。从这种意义上说,这次作战没有获得完全成功。”志愿军在此次战役中也损失不小,总计伤亡53,000余人,从入朝开始就一个接一个硬仗打下来的38、39、40、42军4个军退至朝鲜北部后方休整,50、66军回国休整。

   中共中央军委针对朝鲜战场狭窄,志愿军武器落后但兵员多的客观情况,决定实施轮番作战、轮番休整的战术,使用一批部队打完一仗后退回国内,换另一批部队入朝上阵再打的新战法。这种车轮战法可长期保持充足的兵力和旺盛的士气,不断地用新锐部队发起攻击,反过来又可使敌军无喘息之机。同时,各部队又可以拿现代化程度最高的美国军队当陪练,学会打现代化战争,提高中国军队的战斗力。

   新锐部队的大量入朝,改变了彭德怀用兵捉襟见肘的尴尬局面,虽然确立整个战争立足长期的观点,但他也想争取短期,希望发动第五次战役,一举打垮李奇微的美军,解放整个朝鲜。

   应该说,毛泽东此时虽已有了长期作战的准备,但还是希望短期解决,这一点倒是又与彭德怀不谋而合。毛泽东认为,双方应尽量避免僵持在三八线上。在第二番入朝部队到达后,在4月15日至6月底,以2个半月时间实施战役反击,在三八线南北地区成建制消灭敌军几万人,然后向汉江以南地区推进。

   领袖和统帅的意见是一致的,反攻,打出去!

   但是,在志愿军总部关于第五次战役的战前讨论中,战将们的看法竟出现了少有的分歧。洪学智最先发言:“我主张把敌人放到金化、铁原地区再打,如果在铁原、金化南面打,我们出击,敌人一缩,达不到成建制消灭敌人的目的。把敌人放进一些来,我们可以拦腰一截,容易解决问题。同时,刚入朝的部队可以以逸待劳,多一些准备时间。”

   这与彭德怀决心在铁原、金化以南打的决心不符,他摇头说:“我们不能再退了,把敌人放到这一线来坏处很多。铁原是平原,是很大的开阔地,敌人坦克进来,对付起来很困难。另外,让敌人打进来,物开里那里还储存了很多物资、粮食,怎么办?不行,不能把敌人放进来打,还是得在金化、铁原以南打。”

   不料,不但洪学智反对,第一副司令邓华、参谋长解方、政治部主任杜平也一起发言,都认为洪学智的打法更好一些。韩先楚副司令员当时在前线,他的意见也和洪学智是一致的。

   彭德怀反问:“物开里的物资怎么办?”洪学智大大咧咧地拍了胸:“好办,我保证2夜之内将它全部向北搬完。”

   洪学智现在确实有底气说这个话了。苏制的汽车已大批拥入朝鲜,汽车兵们也初步摸索出了一套对付美机的办法,高射炮也开始增加了。

   见大家都不同意自己的打法,彭德怀不高兴了:“这个仗你们到底打不打?”

   邓华、洪学智都回答,自己的意见只提供参考,最后的决心当然还是由彭总下。当然,彭德怀也有自己的道理。他主要考虑,美军又可能再在志愿军侧后搞一次登陆,想赶在美军未登陆前抢先发起进攻,粉碎美军的登陆企图。

   会议不欢而散,彭德怀起身出门起草电报,还是按照自己的打法办。

   中午,洪学智一人陪着彭德怀吃午饭,又见缝插针:“老总啊,我当参谋的有三次建议权,我已经向你提了两次建议,现在,我再向你提最后一次建议,最后由你决定。”

   洪学智再次陈述了把美国人放进来打的好处。

   彭德怀听罢,放下筷子对着饭碗发怔,半晌才说道:“你的意见也有道理,我就是考虑战场狭窄,把敌人的坦克放进来不好办呀。”

   洪学智道:“敌人坦克放进来固然不好办,我们打出去更不好办。我们往前进,敌人就要往后退。我们是靠两条腿,敌人是坐汽车跑。我们的人又疲劳,地形又不熟,追不上敌人的汽车!另外,打远了怎么供应呀,供应线也接不上呀!”

   彭德怀再不做声了,洪学智也没有再说。

   这是彭德怀数十年戎马生涯中为数不多的失算之一,几年后,他说:“洪学智的意见是对的。”

   4月6日,志司总部,南面敌军攻过来的炮声已经清晰可闻。彭德怀在志愿军的五次战役布置会上信心十足,预定作战主力3兵团、9兵团和19兵团的主官们个个斗志高昂。

   9兵团刚刚结束休整,司令宋时轮求战心切;19兵团新锐入朝,司令杨得志斗志旺盛;3兵团司令陈赓足疾复发,在国内养病,暂由副司令王近山带队,王近

   山绰号“王疯子”,是有名的打起仗来不要命的虎将。彭德怀扫视着手下这些威振敌胆的猛将,心里非常欣慰。这些都是解放军的精华啊,有了这些身经百战的虎将和英勇无畏的的战士,我就不信打不赢这个仗!

   会议从上到下充满了乐观情绪和轻敌思想。大批后续部队正源源入朝,前一阶段青黄不接的情况再也不会发生了,很快入朝部队将达到95万人,加上人民军部队可达130万人,这可是名副其实的百万大军。而且,新入朝的部队还包括新组建的大批特种兵,4个地面炮兵师,3个高炮师已经进来了。第3、第19兵团已经换装苏式装备,各师都成立了炮兵团、高炮营,各团增设了无后坐力炮连、高射机枪连和120毫米迫击炮连。各种火炮已增至6,000余门,其中大中口径火炮1,000余门,中国军队的火力从没有这么强大过。

   13兵团几个老部队向刚入朝的2个兵团介绍经验时,都说美国人的防御是鸡蛋壳,表皮硬一点,戳破之后就是空的,这不正有利于发挥中国军队传统的穿插迂回战术吗?因此,入朝的新锐部队根本就看不起美国人,一些小调在部队流传:从北到南,一推就完……

   但是,志愿军力量虽大大增强,美国人却也没闲着。志愿军前一阶段所使用的战术基本被其摸透,美国人搞出了磁性战术等有效战法予以应对;志愿军入朝数量大增,特别是火炮等重装备突增数倍,随之而来的油料、弹药物资消耗也在猛增,可是洪学智手里的汽车才增加到1,400辆。美国远东空军就已从1,000架飞机增加到近3,000架,袭击重点已转向志愿军后勤补给线……

   彭德怀提出了第五次战役的作战计划:“从各方面情报和各种迹象判断,敌军进占三八线以后还要继续北进,而且很可能从侧后登陆,配合正面进攻,对我造成极大威胁。”

   “我们必须在4月20日左右,至迟5月上旬,举行战役反击,消灭敌人几个师,粉碎敌计划,夺回主动权。在打法上,由于敌人这次兵力比较靠拢,我军必须实行战役分割和战术分割相结合,从金化至加平线劈开一个缺口,将敌东西割裂,尔后各个包围歼灭之。”

   彭德怀想用王近山3兵团从正面突击,以宋时轮第9兵团、杨得志第19兵团从左、右突击。王近山中央突破后往两边一分,协同两翼进攻的宋时轮、杨得志兵团包围歼灭伪1师、英39旅、美3师、土耳其旅和伪第6师共5个师,然后,再集中兵力会歼美24师、25师。这样,彭德怀要通过决定性的第五次战役把“联合国军”主力吃光,其中美军达3个师。彭德怀的胃口太大,他想吃的东西超过了他的消化能力。

   布置完作战计划,彭德怀目光炯炯地看着洪学智:“如果一两天没饭吃,再好的计划都完了。如果这次打胜了,全体指挥员的功劳算一半,后勤算一半!”

   中国军队已经认识到,后勤是现代化战争的瓶颈,后勤部队的重要性和一线战斗部队的重要性是同等的。

   开完会当天晚上,彭德怀的司令部开始向后方转移。美国人离得越来越近了。为防一起出事,志司总部分成好几批出发。在转移路上,洪学智撞车,幸而只受了轻伤。到了空寺洞志司新驻地,次日清晨5时,附近的防空哨枪声响起,敌机将彭德怀防空洞堆的沙袋隐蔽墙上打了70多个窟窿眼!邓华等住的房子也被火箭弹打得千疮百孔,志愿军的总司令和第一副司令差一点都报销了!

版权作品,未经双诚网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